奇妙看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第274章 BEACON Ⅷ:道标

第274章 BEACON Ⅷ:道标(1 / 2)

昨晚的经历大概是继在瑟堡死掉船长以后,洛林栽过最大的跟头。

全船总计二十二人死亡,十六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卷入爆炸的十九人全灭,一个也没能幸存下来。

寒鸦号也在牺牲序列。

龙骨大破,艉楼大破,主桅、后桅断裂,后甲板上一片狼藉,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地方。

若不是寒鸦号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战斗力,所以洛林只储备了最低限度的火药和炮弹,光是殉爆就足够把这艘船直接送进海底。

而现在,经过了一夜的折腾,火灭了,船壳也勉强保住了,艉楼内私人物品的打捞大致结束,飞出去的军火则全部交给圣徒团去操作。

洛林眼下迫在眉睫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如何避过人的耳目,把底舱甲板下重达三百多镑的古代金器和近五万镑价值的金币起出来。

这些黄金总重达到三百七十多公斤,主体包括十数万枚金灿灿的八角金币,上万枚英镑和差不多数目的金路易。

如果把这些罪恶无遮无拦直接堆到岸堤上,洛林担心自己会和前湾的白人开战。

另一个就是船……

寒鸦号的生命已经注定熄灭,洛林有生以来第一次失去旗舰。

更糟糕的是,寒鸦号对他来说很重要,价值之大远不止一艘好船那么简单。

他需要尽快找到寒鸦号的替代品,一艘货舱足够多,足够大,并且还要有一定自保能力的超高速商船。

而这种船有且只有在三个地方才能找到,一个是百慕大,一个是巴尔的摩,还有一个就是眼下的波士顿后湾。

所以洛林才会跟着杰斐逊来到后湾。

以杰斐逊的智慧,他必然知道洛林的需求的。

既然他在这个时点推荐了他的朋友,洛林就有理由乐观的估计,这位名叫埃蒙德.海特的船厂主人手里正巧有洛林需要的水仓和船。

结果,果然是好的。

眼看着冒着青烟的寒鸦号被两艘拖船缓缓拖进临时租用的船厂水舱,洛林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海特先生,在发生昨晚那样的事后您还愿意收留我们,我的心里实在充满了感激。”

水仓的码头上,洛林、杰斐逊和一个高大强健的绅士三角而聚。

这位绅士就是杰斐逊口中的朋友埃蒙德.海特,波士顿海特造船厂的主人,一个文质彬彬,指缝中却渗满了油污和涂料的男人。

怎么说呢……就像另一个克伦,连不擅言辞这点都一模一样。

听着洛林的客套,海特摆着手连连谦虚。

“不不不,肯维先生,我并没有为您做任何事。水仓是您租下的,连意外赔付条款都是您的提议,面对您这样为人着想的绅士,我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为人着想?大概现在的前湾没有一个人会这样看吧……”洛林失笑一声,指了指仓外。

海特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连宽阔的肩都耷拉下来。

“是么?也对,您昨晚的经历太过惊心动魄,现在应该好好休息,而不是应付我这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洛林古怪地看了杰斐逊一眼,却只在这位老奸巨猾的政治家脸上看到无可奈何的苦笑。

可杰斐逊似乎无意插嘴。

洛林郁闷地翻了个白眼:“海特先生大概是误会了。我刚才指的不是门,而是您的船坞。”

“我的船坞?”

“是啊,寒鸦号的状况您也看见了。既然州长先生介绍我来这,我想您的手上应该有一艘不错的船,是吧?”

……

洛林从未想过自己把一切都交给乐观的一句试探会把他带到这样一艘奇怪的船面前。

是的,奇怪。

在海特造船厂的第三干船坞,洛林站在一艘缷下了桅杆的大舰面前,沉默地翻看着海特提供的详尽海试报告。

依照海试报告的描述,这艘名为道标号的船长53米,宽9.7米,吃水5.5米,排水1150吨。

她应该是一艘与寒鸦号同型的三桅巴格混帆船,共拥有三根后倾的桅杆,主桅长52米,标高则为50米,帆装双横一纵,听起来中规中矩。

当然,听起来就是听起来的意思,因为任何一个长着眼睛的活人都不会把道标号和中规中矩这四个字联系到一块。

这是一艘被速度下了诅咒的妖船!

脆弱的空心舰艏牺牲了艏炮,后移了重心,这是为了速度。

舰艏盾艉的标准巴尔的摩设计提升破浪分水的能力,是为了速度。

桅杆后倾是为了进一步调整重心,同时倾斜的桅杆可以使桅杆更长,帆面更大,后帆遮挡前帆受风的概率降低,都是为了速度。

甚至于,在全世界军舰还在为3.5还是4的长宽比争论不休的时候,她已经采用了5.5的极纤比例,把整艘船打造成一枚箭,同样是为了速度。

这还不是全部。

相比于空心的舰艏,多达双层六门的艉炮显然是为了让舰艏翘得更高。

传统的一桅四幅宽横帆被七幅窄横帆取代则是为了加大抓风的灵活度。

翼帆当然是不可缺少的高速配置。

除此之外,在12米长的艏斜桅上布置四道百慕大三角大艏帆增强了迎风力。

密集的位于主桅和前桅间的四道捕风帆增强了迎风力。

布置在整个后桅,近四十米高的超级百慕大有骨纵软帆大幅增了强迎风力。

最新小说: 元帅您马甲掉了 猎户家的俏农媳 穿成暴君的和亲小皇后 科举福妻掌中娇 秦时世界里的主神余孽 穿越后成了果子精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娘娘真的不想当宠妃啊 夫子很闲 世子见我应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