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节(1 / 2)

肖阳,安吉弗尔,哈里卡三人此时依旧的乘航在作战运输机内,虽是完成了索西斯带有阶级强迫性质的慰问任务,然而继续之下他们并不是径直的返回弗瑞顿的空舰,而是突兀再次接受到索西斯传达下派的任务————便就是此刻的驾驭作战运输机突入弗利可可首都区域内,去做卫星无法鸟瞰监测的低空飞行的侦查任务。

而正如那样,原本平滑光线的天空却不知从何时便突兀的阴沉了下来,洗礼之间也顺应的给人心镀上了一层阴霾。

虽是共处在作战运输机相对窄小的驾驭指挥舱中,彼此间隔的空隙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节奏与韵律,然而彼此的生疏之下,彼此却均是默不作声,空留下飞机驾驶列兵,导航列兵突兀感到气氛压抑绷紧弦子的神经。

肖阳用眼角偶然的打量安吉弗尔那正襟危坐的模样,或是哈里卡那已是毫不忌讳微微耷拉起眼皮昏睡的模样后,他的内心更多的是深沉叹息。时而当他把目光瞥视到机舱窗外那与机体航运平行苍灰色彩的天空,在这看似简短时间内一切发生的冗杂间,又是迫使他的内心思绪颠倒纷杂。

隐约之间肖阳已经是记忆起了这弗利可可首都城市边外的斯尔拉米沙漠内到底是存在着什么,他想起了几年前的往事,那个有着女人般细致脸庞被称作英雄的年轻人;那个有着一头粉色长发的,伴随着宿命叵测韵律的女孩;还有那在今后有着更多交集,如今恐怕应经命途惶恐银色发系的女子。

……

“……一定要活下去啊,到时候……”

……

对命运无力愿望的话语,此刻懵然忆起时,虽是惊动波澜,然而更多的却还是平静,余留的不过就是自我无力的叹息。

而如此的叹息声响却是在真实的现实中再次引起细弱的波澜,感触之下,无论是假寐瞌睡状态的哈里卡,还是一直严肃警惕状态的安吉弗尔便是一同的把目光汇聚在肖阳的身上。

“怎么。”安吉弗尔淡淡冰冷的出声询问着。

肖阳触目着她那气质严肃的脸庞,还有那令人着迷般的米黄色披肩卷发,首番如此近距离的视距打量下,视觉感官安吉弗尔那份异性的美丽外,肖阳便又是显得木讷与尴尬。

“呃,呃……没什么……”

“觉得气闷吗?那么就去吸氧舱呆会儿吧,对于目前的侦察任务,闲置在这里也是不能有什么作为的。”安吉弗尔再次淡淡的出声建议道。

不知为何感到仓促之间,肖阳在突兀感受安吉弗尔如此的惬意后,却不能出言的拒绝什么,只能是期艾的点头肯定,“啊,嗯……”

“啊,那么我也去吸氧舱呆会儿好了,原本以为赋闲皇都久了被选召出战会是令人全身激动起血液的事情,可是没想到却是这样令人困乏的飞行旅途,哈————”哈里卡打起了冗长的哈气,靠近舱门边缘位置的他便是率先的起身,随即便是迈动脚步,似若引领着肖阳朝着这间舱室外,作战运输机内的其他舱室走去。

吸氧舱,顾名思义便是气流极为贯通的舱室,并且相对有着开旷的对外视野,可以令匮乏航空旅途之人的头脑快速清醒,恢复精神,而相对之下其空间又是非常的窄小。此刻在五平方米的区域内,单单是肖阳一人便就是显得有些局促和拥挤,而在填入虎背熊腰般的哈里卡后,便是使空间显得更加的瘦弱,不过好在强劲般的气流贯通与相互的对流,令人的头脑迅速的驱散了匮乏与疲惫,在长久温暖气温调控的舱室闲置久了,这般突兀气流的冷意,却是令人精神颤朔。

俄而之后,肖阳便是产生了离去之意,再其转身看向哈里卡并示意自己将要离开这吸氧舱的时候,哈里卡却是不由得一怔,虽是不明白为何如此仓促的时间肖阳便要离开这里,但他还是敬意的点了点头与肖阳进行着肯定的招呼。

然而当肖阳刚从那吸氧舱寒冷的气流对冲环境内走回机舱平稳暖和气流供给的钢铁廊道内时,安吉弗尔的身影却是直立在那里,并是阻去了这作战运输机机舱内窄小的廊道去路。

最新小说: 开局名刀司命横推万界 联盟之侠客行 滚滚我超凶 美漫之无限附身 奋斗在美漫世界 诸天莽帝 从灵气复苏开始穿越诸天 美漫开始穿梭诸天 武侯派诸葛大力拜见老天师 这世界可能是假的